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工会工作 >

办案法官解读如何走出“银发骗局”怪圈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7-01-09 12:03

近日,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等6部门结合发布《关于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重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

来自公安部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至2016年,全国电信诈骗案件数目从10万件飙升至约70万件。

据全国首个反信息诈骗同盟“天下无贼”发布《反信息诈骗大数据报告》显示,全国接到诈骗信息的人数高达4.38亿,占总人口32%,相当于每3人中就有1人接到过诈骗信息。其中,受害者年龄层偏高。40岁以上中老年人最容易受骗上当,占受骗总人数的62%。

在广大农村,随着农村青壮年及中年人都进城打工了,留守农村的基本上是老弱病残,传统的接触型诈骗仍占主流,不法分子趁虚而入,玩着手段骗农村留守老人的钱财。据不完全统计,浙江省衢州法院近3年来共受理此类诈骗案件30多件,涉骗老人近百人被骗款项40多万元。

演“双簧”骗年迈留守老人

前即将,由衢州市衢江检察院提起公诉,衢江法院裁决的一起诈骗案,就是典型的一例。两被告人以假驼毛被骗取10名年均70岁以上的农村留守老人现金12650元,被法院以诈骗罪分离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和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各处分金。

徐某、刘某都是江西省玉山县村民,徐某曾因诈骗罪被判过刑。演“双簧”时,徐某表演弹棉花的师傅,刘某是“驼毛被”的推销员。

2015年4月11日上午8时许,徐、刘两人经合谋骑着一辆摩托车带着道具来到衢江区莲花镇某村。

“老人家你好,我是弹棉花的,到你家讨口水喝。”徐某手里拿着弹棉花的工具,走进80岁的周某家里讨水喝,六合彩公式,当时家里就周某一人。

喝水期间,徐某还问了老人有没有棉花要弹,并且与老人拉起了家常。

正当家常拉得炽热之时,另一个角色刘某登场了,只见刘某手里拿着几条驼毛被,是便宜的腈纶仿驼毛被走了进来。

“哎,两位师傅,驼毛被要不要,这可是沙漠里的骆驼毛编织的一等被子,透气性和保暖性都非常好。”徐某假装不认识刘某,上去用手摸了摸被子说:“嗯,手感质地确切很好,东西真的不错,那你卖多少钱一条?”

“1500元一条,假如买两条就1000元一条,我保本就行了。”刘某伪装爽直地答复。

此时,徐某拉了拉老人周某的袖子静静地说:“嗨,1000元一条是便宜的,正规店里至少2000元一条,现在你买两条才花2000元钱,这么廉价的事你上哪儿去找。再说这个驼毛被还能治风湿性关节炎、腰腿疼痛等弊病呢。”

老人缺乏相关知识,被眼前的“双簧”迷住了眼,对“驼毛被”的功效信以为真,于是拿出2000元,从刘某手上买了两条“驼毛被”。

同日上午10时许,徐、刘两人采取同样的办法向樟潭街道缪家村年过七旬的杨某推销了假驼毛被。

法院审理查明,在接下来的16天时间里,被告人徐某、刘某先后在衢江区、柯城区的偏僻村落演“双簧”行骗10屡次,虽说演技很蹩脚,但仍有10名老年人上当受骗,被骗现金共计12650元。

对此,承方法官陈汝芝剖析以为,10名被骗老人存在的共同特色是年纪偏大,其中80岁以上的有4人,其余都在70岁以上,都是独自寓居的老人,其子女都在外面打工,且老人根本上都是文盲,信息闭塞,鉴别才能差。

留守老人情感孤独易被骗

通过阅读卷宗,承措施官发现,农村留守老人轻易被骗的另一个原因是情绪孤单。

在谈到被骗经过期,老人周先生是这样说的:老伴不在了,两个子女都在外面打工,逢年过节才回家,但他们回来时都会给我钱的,生活开销是有保障的,吃穿不必愁,我也很知足了。就是生活枯燥了一点,像我们年纪大的人不喜欢串门,也不喜欢与人打牌,平时一个人不是看看电视就是听听收音机,有点孤单的感到,所以有人上门来跟自己拉拉家常就认为很亲热,不知不觉放松了警戒,让骗子钻了空子。

而老人王女士则表示:“自己年纪大没读过书也没什么见识,女儿在外打工难得回家,一个人在家蛮孤独的,那个弹棉花的来我家讨水喝与我拉家常,当时是很开心的,后来又来了一个推销驼毛被的,家里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王女士后悔地说,“哎,现在的社会变化真的大,以前在农村什么驼毛被的听都没据说过,眼下有人上门推销驼毛被我也感到很好奇,还听他们介绍驼毛被这个好那个好,能治风湿病关节炎,我的关节炎老缺点已经10多年了,看病吃药都没用,于是就花了2000元买了两条驼毛被,心想我自己一条,我女儿一条,因为她也有关节炎的。但谁知驼毛被是假的,这可让我心疼了好几个月,因为2000元钱是女儿给我我舍不得用的血汗钱。”

衢江法院刑庭副庭长汪琳指出,农村留守老人情感孤单是不言而喻的,由于身边缺少亲情,让骗子钻了“感情”的空子也是案发的一个重要原因。

汪琳进一步分析说,现在子女关爱父母老人,主要仍是停留在物质生活层面上,在他们看来保障父母老人吃得饱穿得暖不生病已经是尽孝的“终纵目标”。客观上子女们都很忙,他们要赚钱养家糊口,还要支配好本人的孩子上学读书,无暇顾及老家父母老人的精力生活。主观上他们也没有很好的盘算,在他们看来,逢年过节回老家探访父母老人,大家一起团圆,这才是理所当然的,平时即便有空也往往在打工栖身地上上网或就近游玩放松而已。

父母老人在老家被骗后,有的还不敢告知自己的子女,怕他们伤心难过。而子女们对给老人的零花钱、生活费或者老人自己省吃俭用的积蓄如何开销并不介意,即使被骗,子女除心疼和抚慰老人外,别无他法。

农村留守老人被骗的钱,与城市拿退休工资的老人相比堪称是小巫见大巫了。

据了解,城市退休老人有的每年被骗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他们大都被各式各样披着白大褂、租住在堂而皇之的办公大楼里的游医,以巴西蜂胶、蛋白胶囊、某某中老年无糖羊奶粉等品牌的保健品骗走了大把大把的钱。游医时常给他们上课洗脑,并告诉“你们想活100岁就应当吃我的保健品,这事不能跟子女们说,他们也盯着你们的钱,花掉了他们以后就没得分了,所以他们一定会反对你们买保健品”。

退休老人的子女们发现父母走火入魔去听课去买保健品后,也非常着急,语重心长地奉劝无济于事,父母当面说不去了,等子女走了以后又赶去听游医讲课,听了课洗了脑又稀里糊涂花大钱买回了保健品,还藏着掖着不让子女们知道。对此子女们非常苦恼,曾向公安、工商等部门反应过,要求查处骗人的游医,但都没有了下文,子女们也无可奈何。

被告人供述反观防备破绽

被告人徐某、刘某在供述中讲到:现在农村的青壮年甚至五六十岁的中老年都外出打工了,村里留守的基本上是老弱病残。因为自己也是农村的,对农村的现状很清晰。我们骑摩托车进村,又带着弹棉花的工具还有“驼毛被”,即使被村干部盘问也发现不了什么马脚,再说现在农村的乡村干部都在抓环境治理的重点工作,没有时间去管留守老人的生活,给我们骗钱留下了机遇。我们选择好独身在家的七八十岁的老人进行诈骗,危险性还是很小的。

承办法官陈汝芝表现,唱“双簧”用假驼毛被骗农村留守老年人,这个伎俩的诱骗性和胜利率还是很高的,究竟农村留守老年人的信息闭塞,分辨是非能力和防骗能力不强,又对当前诈骗泛滥的形势缺少懂得和小心,被骗子钻了空子。

另外,法官在办案中还遇到过工友骗工友父母(农村老年人)钱财的案例。即在一起打工的工友,知道对方的家庭信息后,借机跑到对方家里,以“你儿子生病或出车祸需要钱”等理由行骗工友的父母老人,还有以“相亲”介绍对象等理由骗取农村青年父母老人的钱财。

人人都会老,老了无人管是最苦楚的。通过全案分析,找出了案发的各种原因,那么如何对症下药,做到亡羊补牢,切实庇护老年人的合法权益?

汪琳认为,现在农村留守老人越来越多,他们一边忍耐着亲情的孤独,一边又承当着自留地的种植以及照看孙辈的重任,承受着身材与精神的双重压力。当前,特殊需要关注和提高对农村留守老人的精神和物质服务,提升他们的生活质量,最大限度地知足老人生活所需,共享小康社会的福祉。如在有前提的农村社区是否能够设立集供餐、医疗、健身、教导、娱乐和心理劝导等功能于一体的社区社会福利馆,通过经济赡养、生活照料和精神需求“一站式”服务,激励农村留守老人走出家庭,走进社区,走进更科学更养人的生活系统。

在陈汝芝看来,要真正减少和预防相似诈骗农村留守老年人案件的产生,还得要多管齐下,其中之一就是要鼎力发展经济,解决好就近就业和财产调配不公等问题,进步生活程度,晋升幸福指数。其次是要造就农村青年人劳动光荣、自食其力、踊跃向上的精神支柱,摒弃好逸恶劳、贪图享受、不劳而获的思维。再次是增强法制建设,营造学法遵法、敬法畏法的良好法治环境。人们的生活好了,思想先进了,法治道德观点强了,各类犯罪天然就少了。

此外,法官还提议,有关部门和乡镇村的基层组织也应当关注乡村留守老人的生存状态,开设农村留守白叟防骗、防盗、防火、防本身平安的法治宣传专题栏目,借助电视、电台、村民广播、手机短信、微信、报纸或者发放宣传手册等手腕,进行广泛宣传,增强老年人的法律意识、自我维护意识,形成全民尊老爱幼、关爱老人、维护老人合法权利的理念和气氛。□ 本报记者 王春 本报通信员 钱俊皓 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