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官员飙“雷人真话” 任性的权力要严肃问责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7-01-10 13:19

一些处所的基层干部的权力任性是相当严重的,“权大于法”既是他们自己的主观认知,也是他们的行事逻辑,真钱二八杠,法律某种水平上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们表面宣称的“依法依规”实在只是权力任性的遮羞布。

-----------------------------------------------------

2016年12月6日,江西省抚州市资溪县鹤城镇泸声村,农夫徐晓洪家刚建起的屋墙被推倒。资溪县国土局执法大队长吴建说,“不要问我为什么,老板 (副县长)说动手我就动手,他说拆我们就拆。”“反正一句话说到底,就是权大于法”。(“北京时间”1月8日)

资溪县官员这次可以说是在全国人民眼前“霸气外露”了一把,当他们振振有词地标榜“权大于法”并视副县长为“老板”时,不免令人疑惑,这些基层干部还记得本人的“公仆”身份吗?进一步说,他们还会记得“为人民服务”的主旨吗?

假如仅仅只是雷人雷语的无心之失,经过网民的一波吐槽和组织纪律部门的批驳教导,这样的干部也许还能够被“疗救”,重回“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轨道。麻烦的是,许多时候正直官员大飙“雷人雷语”,还有一系列较为清楚的行为逻辑和事实佐证,“雷人雷语”既是从“雷事雷行”的土壤里长出来的,回过头来,还持续堂而皇之为“雷事雷行”供给“掩耳盗铃”式的奇葩辩解,其思维逻辑往往把权利和法律对立起来,把官员与人民对峙起来,试图让“雷人雷语雷事雷行”从内部发育成一个闭环,这就不得不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了。要攻破这样的闭环,不驯服“率性权力”不行。

仍以资溪县的强拆行动为例,徐晓洪一家为建住房已奔忙了8年。其间因办证艰苦等事宜,曾起诉资溪县建设局及国土局。2016年8月,在法院的支持下,徐晓洪拿到乡村建房必需的两证一书,新房正式动工。按理说建房是完全合法的。然而,资溪县国土局对他们施以阻拦,先是责令退还被征土地的告诉书,出具不了法律依据之后又承认“弄错了”;后来又以“土地权属争议”为由责令停建。关于这个案件,媒体引述的原话是这样表述的:“法官当天叫国土局把通知书撤销。为了维护政府的形象,没有判决,判决不大好看。”可见徐晓洪一家并不违法,当地国土局行为失当。

2016年12月6日,在由副县长吴辉文带队的强拆行动中,刚刚浇好的混凝土墙体被推倒。这次的行动又是什么逻辑呢?原来,一个叫席会平的村民写了信访件交给信访局,提出老徐家占用了村里的灵活地建房。国土局法规股的工作人员经过调查发现,这些签名有的是代签的,甚至还涌现了服刑人员的名字。但是这份信访件直接导致了拆房事件。国土局的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现,“老板说拆就拆,法律法规都要靠边站”,“我明明知道那个是违法的,但是领导要我下,我只能下,下了也是准备败诉。目标就是跟他耗时间,不让他建房子。”如斯真话实说,这样的干部是耿直的。如此敢于实话实说,更解释一些地方上的长官意志不仅碾压民众好处,也碾压下属和同僚利益??使之慢慢同化甚至堕落,已经走向了一般大众和清正干部的背面。

资溪强拆让人看到,“权大于法”既是一些地方的基层干部的主观认知,也是他们的行事逻辑,法律在某种程度上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们表面声称的“依法依规”其实只是权力任性的遮羞布。基层官员大飙“雷人真话”,是当地政府的尴尬,更是依法治国的尴尬。

所幸的是,事件经媒体曝光后,当地启动了对事件的全面调查,已对资溪县鹤城镇党委书记乔志平、县法制办主任周伟明、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长吴剑立案调查。下一步还将对其余涉事职员作进一步考察处置。

资溪强拆裸露出来的问题,不仅需要个案层面的依法裁决,也再次证明,对任性行使权力者需要做一番刮骨疗毒式的严肃问责。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说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体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障或许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