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学院概况 >

姜海达杨滨夫妻教师:享受乡村学校的宁静

作者:木木 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7-09-13 13:06

教育各有不同,但是每一个好校长和好老师却是相同的。他们的工作琐碎,重复,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创造力。他们酷爱这份平常的职业,在无数个坚守平凡的日子里,不断摸索课程改革,创新教学模式,盼望给予孩子们最适合的教育。这些师者,不仅授业、解惑,更身材力行地教会孩子们如何做人,影响着他们的品德,让他们一生受益。

第33个教师节如期而至,中国网选取了多位坚守在一线的教师,通过他们的故事,让读者感触到普通教师的光荣与伟大,通过他们的视角,展现近些年来教育发展的巨变。

本次采访运动得到了北京市教委的鼎力支持,在此表示感激。也向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致以高尚的节日敬礼和祝贺!

姜海达杨滨夫妻教师:享受乡村学校的宁静

(中国网记者闫景臻)

教师节将至,记者从北京市中心驱车两个多小时前去采访。当车载电台断断续续地播出河北的广播节目时,就到了采访的目地??通州区永乐店中学。几十年前,这里仍是一所附属于河北省的乡村中学,而现在已经是“北京市示范性一般高中校”。

今天的采访对象是一对80后的夫妻教师??姜海达和杨滨,他们在这里坚守了11年。在这11年里,他们从初为人师成长为教学一线的中流砥柱。

曾经的学生毕业多年后来看望姜海达和杨滨(从左至右依次为学生陈凯恒、杨滨老师、姜海达老师、学生程硕)

第一个教师节收到祝福 感觉自己得到了尊重

姜海达说,11年前第一次过教师节时,他收到了学生的小礼物,特别兴奋,认为这个礼物很神圣,自己得到了尊敬和确定。随着教龄的增加,更多的激动在毕业季,或是孩子们上了大学,甚至工作了之后再找到我的时候,那时的造诣感更多。

姜海达以为,教师节作为一个特定职业群体的节日,有着重要的意义。现在的师生关系不像原来那样拥有特别深挚的情义,需要教师节这样的形式建立起沟通的渠道,增进学生和老师的感情交流。比方,学生借此机会向老师抒发心意,老师也可以倾听学生的想法,从而解决学生内心的迷惑和学习上的艰苦,更有利于教育教学的发展。

在采访过程中,姜海达曾经带过的学生程硕和陈凯恒来探访姜海达。姜海达还回想程硕在高中时写诗,并打趣说他当年写诗的水平一般,但是勇气可嘉。

教师状态的调整 让师生成为是朋友

在姜海达与程硕、陈凯恒师生轻松愉快的谈话气氛中,记者感想到师生关系的微妙转变,虽有打趣、调侃,或是玩笑,但是学生对老师的尊重和感恩从未转变。

程硕表现,姜老师和自己年纪差不多,总是笑呵呵的,我们喜欢姜老师的上课方式,天然而然地喜欢上了姜老师这个人,从而喜欢上语文这个学科,进一步增强了这个学科的兴趣,老师教的任何东西就愿意去接收,终极形成了良性循环。让人意外的是,学生程硕现在也是一名语文老师。

姜海达说,随着教师队伍的年青化,老师这一职业状态也在产生着转变。老师更需要与时俱进,更需要与时代接轨,更需要和学生交流。在课堂上,老师和学生需要庄严的行礼,这是上课的仪式,但在课后,完全可以探讨一些朋友之间的问题。而且现在网络时代,我们这些年轻老师也需要不断地学习,懂得新鲜的事物,不能像原来的老教师一板一眼的上课,更不可以有老师高高在上,学生言听计从,给人神圣不可侵占的感觉,而是需要思考如何让孩子与老师更亲,让他接受你的东西,不能再是打骂,更多是让“老师走进学生的心里,让学生跟着我走”。如果老师端着至高无上的心态,那学生的心肯定也“走”了。

夫妻教师 对家庭满是愧疚

姜海达是吉林人,杨滨是黑龙江人,二人于2006年来永乐店中学工作。姜海达担负语文教学工作,杨滨担任历史教学工作。

不仅如斯,姜海达还是班主任,对于一名寄宿制中学来说,班主任的工作量可想而知。天天6:50到班,上午四节课,下午四节课,直至22:30晚自习停止,学生在,班主任就不能离岗。每天早晨,班主任不是在宿舍门口,就一定会在教室门口,晚上宿舍里面发生一些事儿,好比不遵守纪律,卫生内务等涌现问题时,第二天会反馈到班主任这里进行处置。

永乐店中学有很多住在通州城区的年轻老师,早晨上班离家的时候孩子还没有醒,而下班回家后孩子已经睡了,想和孩子们玩闹一下都成了奢望,有时候一个星期回家之后,孩子见到爸爸就哭,因为孩子已经认不出爸爸了。

同是教师的姜海达和杨滨,面对工作和家庭时,也有很多无奈。杨滨说,有一次姜海达在给孩子讲睡前故事,过了一会儿,孩子却拎着书从卧室跑了出来,对我说,我又把爸爸哄睡着了。

杨滨说,孩子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总是去陪他们呢(指学生),他们没有爸爸妈妈吗?每当这种时候,心坎满是愧疚,但是没方法,两个人都是老师,而且带的都是高中的孩子,学习任务重,考试压力大,他们也只能在家庭和工作方面尽量统筹。

走出去后的新视线 化解了职业疲劳期

“心情不好”、“气不太顺”、“看着那么高的一摞摞功课等着自己去批,想哭的心都有”……由于教师工作的特殊性,工作内容的机械重复,生活方式的枯燥乏味,使得教师这个行业更轻易产生职业疲倦。

杨滨说,大概从教七八年左右的时候发生了职业疲劳感,有一年带高三,学生成绩老是上不去,自己也很累,感到快要抑郁了。那时就使劲地说服自己,告知自己没关联,挺从前就好了,尽量去想一些更好的事。乡村学校的老师出去培训的机会比较少,当时就有一个很好的契机去交换学习,当我走出去了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才知道你需要干的工作和想干的事特别多,而你能干的也特别多,这时才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通过自我调整,明白了前进的方向。

杨滨说,渐渐就会发现,实际上教导工作不是这么重复,还有许多能够创新的处所。所以现在我清楚,老师想要有更长的性命力,需要有不断学习机遇和晋升的过程,假如现在有培训的机会我一定会尽量争取。

享受乡村学校的宁静与幸福

姜海达和杨滨这一对夫妻教师扎根在通州最偏僻的农村中学任教,一直坚守在教学一线,无怨无悔。

按杨滨的说法,自己是属于养尊处优长大的,来永乐店中学报到的时候父母要送,但因为担忧爸妈跟过来会影响本人独立性,全家人纠结了良久。然而,当时学校的党委书记刘宗璞的一些话,让杨滨和她的家人感到了踏实和放心。刘书记说,不要紧,一个小姑娘来这么远的地方,父母一定会担心,让你父母来看看校园,把女儿交给学校一定放心,刘书记还亲身带着杨滨的父母把校园的走了一遍。杨滨说,那时候感到特殊的温温暖亲切,后来有好屡次机会调离永乐店中学的机会,到通州城区更好的学校,就因为这个始终也没有分开,因为对学校有很深的情绪,放不下这里的一切。

姜海达说,喜欢永乐店中学,有对学校的感恩之心,也有对这里孩子们的不舍,还有就是我和杨滨人生立场。在别人看来,我是不求长进,不思进取的人。别人当老师,想当年级组长,想做个主任、校长之类的,要不就是先去农村再去城里的路线,我不否定,这对于别人来说是对的,但我更喜欢平平庸淡的生活,喜欢认当真真地教好每一个孩子。我享受乡村的安静,享受乡村学校的淳朴,而且我深信,生活的幸福感不应该树立在城乡的差异之上,而是内心的知足。

教育资源均衡 让农村孩子看到了希望

固然在农村中学,但是,姜海达和杨滨坚守的十一年也见证了北京农村教育的变化。

近些年来,针对农村地区教育水平相对较低的现状,北京市在2016年出台系列政策支持乡村教师和乡村学校发展,对乡村教师岗位给予生活补贴,前提越艰难的补助标准越高;支持乡村教师到城区优质资源校加入免费跟岗培训;实施协同创新乡村学校打算,优化和健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持服务体系,让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让农村地区学生就近上好学校、听好老师授课。

同时,北京为了深入考试招生改革,让每一个孩子享有公正入学的机会,破解优质校与普通校之间的差别,特别是农村优质高中比例相对较低这一问题,北京市把优质高中招生名额调配到区域内初中时,向农村地域和一般学校倾斜,名额分配比例从2014年的30%提高到今年的49%;实行高端技巧技强人才贯通培育实验项目和高水平人才穿插造就方案,招生向农村地区考生恰当倾斜,引导学生在本地完成12年基本教育,破解农村地区择校困难。

姜海达说,老师的收入当然是越高越好,刚工作的时候生活比较拮据,这两年工资收入进步了不少,但如果调配不好的话多少钱都是不够用的。老师这个行业要过多地斟酌钱的多少,那这个工作也干不了,幸福指数也会很低。

姜海达表示,近些年来,北京在教育资源平衡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不仅提升了乡村教师的工资,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让农村的孩子们看到了希望,他们有机会进入更高程度的学校深造,这也是我这样乡村学校教师的希望和妄想。(完)